祖逖简介 祖逖是个怎样的人

作者:历史 / 中国史

祖逖是个很有雄心和才干的领袖,他是个实干家,拥有强大的领导能力和惊人的毅力。当年祖逖带着两千多人挺进北方,孤立无援。面对实力是自己数十倍的敌人,祖逖毫不畏惧,以一当百,斗智斗勇,经过八九年的反复较量,收复了黄河以南大片失地。

本名
祖逖

祖逖的生平简介

别称
祖生、祖车骑

历史 东晋初有志于恢复中原而致力北伐的大将。字士稚。范阳□县人,士族出身。少轻财好侠,后折节读书,与刘琨友好。枕戈待旦,闻鸡起舞,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。曾为齐王□大司马掾,累官太子中舍人,东海王司马越任为典兵参军、济阴太守,母丧不赴。永嘉五年 匈奴族刘曜率汉军攻陷洛阳,晋怀帝被俘,中原大乱,祖逖率亲邻几百家避难南下,甘苦与共,被推为流徒的首领──行主。至泗口,镇东大将军司马睿任命他为徐州刺史,不久征为军咨祭酒,移居京口。上书司马睿,力请北伐。建兴元年, 司马睿以逖为奋威将军、豫州刺史,只予一千人的粮食和三千匹布作为北伐物资,由其自募战士,自造兵器。他带着随他南下的部曲百余家北渡长江,中流击楫宣誓:“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,有如大江!”至淮阴后,一面冶铸兵器。一面招募流散,得两千多人,进屯雍丘。当时,河南坞主各拥部曲自重,相互攻击,依违于石勒和晋朝之间,他派人招抚,共御石勒,进克谯城。蓬陂坞主陈川势力较大,大掠豫州诸郡,被祖逖设伏击溃,将所掠子女财物各归原主,深得民心。陈川投石勒,祖逖率军伐陈,勒遣石虎领兵五万救援,祖逖数以奇兵击退进犯。石勒统治的镇戍多归附祖逖,北方晋室将领李矩、郭默、上官巳、赵固等也愿听从指挥,九年即收复黄河以南的大部土地。祖逖军纪严明;自奉俭约,不畜资产,劝督农桑,发展生产,深得百姓爱戴。历经丧乱的中原父老说:“吾等老矣!更得父母,死将何恨!”黄河北岸坞壁群众向祖逖密报石勒的活动,迫使不敢南犯。石勒遣书求互市,他

李白:刘琨与祖逖,起舞鸡鸣晨。虽有匡济心,终为乐祸人。大唐第一浪漫又风流的才子李白,在简短的诗句里道出了祖逖的一生。祖逖(266年——321年),字士稚,范阳遒县人,东晋军事家。祖家为北地大族,世代都有两千石的高官。祖逖少年时生性豁荡,不拘小节,轻财重义,慷慨有志节,常周济贫困,深受乡党宗族敬重。他成年后发奋读书,博览书籍,涉猎古今,时人都称其有赞世之才。祖逖的成长之路与历朝历代那些有鸿鹄之志的大人物几乎是一样的。他接受良好的教育,并且从小就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成绩一向都很优秀的祖逖,在太康十年,被郡府举为孝廉,但是却没有得到朝廷的重用。

字号
字士稚

< 1 > < 2 >

后来,祖逖遇到了他的知己,刘琨的出现无疑使他濒临绝望的职业生涯,有了一线希望。祖逖与刘琨一同出任司州主簿。两人的关系十分融洽,同吃同住,常纵论世事,有时夜深还不能入睡,拥被起坐,相互勉励道:“如果天下大乱,豪杰并起,你我二人应在中原干出一番事业!”

所处时代
两晋时期

元康元年,发生了八王之乱,祖逖得到诸王的重视,先后效力于齐王司马冏、长沙王司马乂、豫章王司马炽,历任大司马府掾属、骠骑将军府祭酒、主簿、太子中舍人、豫章王府从事中郎。祖逖的团队就像是职业军队,专门为各个诸侯王打仗,在行军的过程中不断吸收军力,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势力,永兴元年,东海王司马越拥晋惠帝讨伐成都王司马颖。祖逖也随军出征,不料在荡阴战败,逃回洛阳。惠帝被挟持到长安后,范阳王司马虓、高密王司马略、平昌公司马模竞相征召祖逖,但他都不肯应命。后来,司马越任命祖逖为典兵参军、济阴太守。但祖逖适遇母丧,遂守孝不出。

民族族群
汉族

祖逖是个很有品行的人,可以说是正人君子。他虽然是军事家,但是口中并不只有国事,心里记挂著父母和天下百姓,所以母亲死后,他守孝不出。洛阳陷落,祖逖率亲族乡党数百家南下,避乱于淮泗。他躬自步行,把车马让给老弱病人,又把粮食、衣物和药品分给别人。逃亡途中多遇盗贼险阻,祖逖应付自如,被同行诸人推为“行主”。

祖逖收复中原的努力

出生地
范阳遒县

国家飘零,时局动荡之时,祖逖曾进言:“晋室之乱,并不是皇帝无道,百姓造反,而是藩王争权,自相残杀,给了夷狄可乘之机。如今北地百姓备受蹂躏,都有奋起反击之志。大王如能命将出师,让祖逖等人为统领,江北豪杰必定会望风响应,沦亡人士也会欢欣鼓舞。如此,也许可以申雪国耻。”司马睿虽不愿北伐,却也不便公开反对,于是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、豫州刺史,但却只拨予千人粮饷、三千匹布帛,让他自募战士,自造兵器。

出生时间
266年

司马睿的消极回应并没有让祖逖感到失望,反而愈加坚定自己的信念,率领跟随自己南下的宗族部曲百余家,毅然从京口渡江北上,当船至中流之时,他眼望面前滚滚东去的江水,感慨万千。想到山河破碎和百姓涂炭的情景,想到困难的处境和壮志难伸的愤懑,豪气干云,热血涌动,敲著船楫朗声发誓:“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,有如大江”!意思是若不能平定中原,收复失地,自己就像这大江一样有去无回。用力拍击船楫,立誓要扫清中原, 后人便用“中流击楫”比喻立志奋发图强。他在渡江后,暂驻淮阴,起炉冶铁,铸造兵器,又招募到士兵二千多人。

去世时间
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,321年

建武元年,祖逖进驻芦洲,攻占谯城,终于在豫州站住脚跟,打通了北伐的通道。太兴元年,司马睿在建康称帝,建立东晋,是为晋元帝。由于,祖逖对人谦逊,对豪杰多礼遇,因此他的名声也越来越大,很多人愿意跟着他做,李头在征讨樊雅时,力战有功,颇得祖逖礼遇,常叹道:“我若能得祖逖为主,虽死无恨。”陈川闻知大怒,遂杀死李头,李头的亲信冯宠便率所部四百多人投奔祖逖。

主要成就
率部北伐,收复河南

此时的中原尚且不稳定,祖逖想要平复这动荡的局势,阻挡他的人不只陈川这样的人,他还遇到了一个劲敌石勒,“赵汉”的大将石勒与祖逖势均力敌。祖逖礼贤下士,善于体恤民情,即使是关系疏远、地位低下之人,也能施布恩信,予以礼遇。将士稍有微功,便会加以赏赐。他生活俭朴,不畜资产,劝督农桑,带头发展生产,又收葬枯骨,深得民心。刘琨在给亲戚写信时,大力称颂祖逖威德,晋元帝也下诏擢升他为镇西将军。石勒见祖逖势力强盛,不敢南侵。

官职
镇西将军、豫州刺史

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(www.lishixinzhi.com)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。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人物生平

早年经历

祖家为北地大族,世代都有两千石的高官。祖逖少年时生性豁荡,不拘小节,轻财重义,慷慨有志节,常周济贫困,深受乡党宗族敬重。他成年后发奋读书,博览书籍,涉猎古今,时人都称其有赞世之才。

太康十年,侨居阳平郡的祖逖被郡府举为孝廉,又被司隶举为秀才,但都没有应命。后来,祖逖与刘琨一同出任司州主簿。两人的关系十分融洽,常纵论世事,有时夜深还不能入睡,拥被起坐,相互勉励道:“如果天下大乱,豪杰并起,你我二人应在中原干出一番事业!”

效力诸王

元康元年,八王之乱爆发。祖逖得到诸王的重视,先后效力于齐王司马冏、长沙王司马乂、豫章王司马炽,历任大司马府掾属、骠骑将军府祭酒、主簿、太子中舍人、豫章王府从事中郎。

永兴元年,东海王司马越拥晋惠帝讨伐成都王司马颖。祖逖也随军出征,不料在荡阴战败,逃回洛阳。惠帝被挟持到长安后,范阳王司马虓、高密王司马略、平昌公司马模竞相征召祖逖,但他都不肯应命。后来,司马越任命祖逖为典兵参军、济阴太守。但祖逖适遇母丧,遂守孝不出。

率众南下

永嘉五年,洛阳陷落,祖逖率亲族乡党数百家南下,避乱于淮泗。他躬自步行,把车马让给老弱病人,又把粮食、衣物和药品分给别人。逃亡途中多遇盗贼险阻,祖逖应付自如,被同行诸人推为“行主”。到达泗口后,祖逖被琅琊王司马睿任命为徐州刺史,不久又被征为军谘祭酒,率部屯驻京口。

建兴元年,晋愍帝即位,以司马睿为侍中、左丞相、大都督陕东诸军事,命其率兵赴洛阳勤王。当时,司马睿正开拓江南,根本无意北伐。祖逖进言道:“晋室之乱,并不是皇帝无道,百姓造反,而是藩王争权,自相残杀,给了夷狄可乘之机。如今北地百姓备受蹂躏,都有奋起反击之志。大王如能命将出师,让祖逖等人为统领,江北豪杰必定会望风响应,沦亡人士也会欢欣鼓舞。如此,也许可以申雪国耻。”司马睿虽不愿北伐,却也不便公开反对,于是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、豫州刺史,但却只拨予千人粮饷、三千匹布帛,让他自募战士,自造兵器。

收复豫州

司马睿的消极态度,并未动摇祖逖的北伐决心。祖逖率领跟随自己南下的宗族部曲百余家,毅然从京口渡江北上,并在大江之中,用力拍击船楫,立誓要扫清中原。他在渡江后,暂驻淮阴,起炉冶铁,铸造兵器,又招募到士兵二千多人。

当时兖豫一带有豪强张平、樊雅,占据谯城,聚坞自保,有兵数千人,只是在名义上臣服于司马睿,接受其授予的官职。张平部下还有董瞻、于武、谢浮等十多支小部队,各有数百人。建武元年,祖逖进驻芦洲,派参军殷乂去联络张樊二人。但殷乂却轻蔑张平,认为他不能保住头颅。张平怒杀殷乂,并拥兵固守,与北伐军对抗。祖逖攻城不下,遂使用离间计,引诱张平部将谢浮。谢浮借与张平商讨军情之机,杀死张平,率众归降。祖逖进据太丘,但因军中乏食,处境艰难。

张平死后,樊雅仍占据谯城。樊雅率众夜袭,直逼祖逖大营,军中大乱。祖逖沉着指挥,督护董昭英勇杀敌,终于击退樊雅。祖逖又率部追讨,却遭到张平余部的迎击,便向蓬坞堡主陈川、南中郎将王含求援。陈川、王含分别派部将李头、桓宣率军助战。祖逖让桓宣去劝降樊雅,桓宣单马入谯城,对樊雅道:“祖逖正准备荡平刘聪、石勒,需要仰仗你作为后援。先前是殷乂轻薄无礼,并非祖逖本意。如果现在和解,既可建立忠勋,又能保全富贵。但若还要固执,朝廷派出猛将,凭你手下乌合之众,依据一座危城,北边又有强贼窥伺,万无一全。”樊雅遂出城归降。

祖逖攻占谯城后,终于在豫州站住脚跟,打通了北伐的通道。桓宣则率部返回。不久,石虎围困谯城,王含又遣桓宣来救。石虎闻听桓宣前来,撤军而退。桓宣于是留在谯城,协助祖逖征讨不肯归附的坞堡武装。太兴元年,司马睿在建康称帝,建立东晋,是为晋元帝。

对抗后赵

李头在征讨樊雅时,力战有功,颇得祖逖礼遇,常叹道:“我若能得祖逖为主,虽死无恨。”陈川闻知大怒,遂杀死李头,李头的亲信冯宠便率所部四百多人投奔祖逖。陈川更加恼怒,派部将魏硕劫掠豫州诸郡,结果被祖逖派兵击溃。陈川非常恐惧,便率部归附后赵石勒。

太兴二年,祖逖进攻蓬关,讨伐陈川。石虎则率军五万大军救援陈川,在浚仪与祖逖交战。祖逖大败,退屯梁国,不久又退至淮南。石虎洗劫豫州,带着陈川回师襄国,并留部将桃豹戍守蓬陂坞。

太兴三年,祖逖派韩潜镇守蓬陂坞东台,桃豹退据西台。两军对峙四十余日后,祖逖设计令赵军以为晋军兵粮充足,挫其士气。他又在汴水设伏,尽夺石勒运给桃豹的军粮,逼得桃豹退守东燕城。祖逖命韩潜进占封丘,压逼桃豹,自己则进屯雍丘。

击退桃豹后,祖逖又多次出兵邀截赵军,使石勒在河南的力量迅速萎缩。河南境内有赵固、上官巳、李矩、郭默等割据集团,各据一方,经常兵戎相见。祖逖遣使调和,示以祸福,晓以大义,使赵固等人都服从自己的统一指挥,成功收复黄河以南中原地区的大部分土地。当时黄河沿岸还有一些坞堡主,迫于后赵兵势,不得不臣服于石勒,送子弟到襄国为质。祖逖理解他们的处境,有时还会派出小股部队,伪装抄略这些坞堡,以表明他们并未归附晋朝,消解石勒的疑心。诸坞感恩戴德,经常帮助北伐军刺探情报。祖逖因此在战场上始终处于主动地位,屡破赵军。

祖逖礼贤下士,善于体恤民情,即使是关系疏远、地位低下之人,也能施布恩信,予以礼遇。将士稍有微功,便会加以赏赐。他生活俭朴,不畜资产,劝督农桑,带头发展生产,又收葬枯骨,深得民心。刘琨在给亲戚写信时,大力称颂祖逖威德,晋元帝也下诏擢升他为镇西将军。石勒见祖逖势力强盛,不敢南侵,命人在成皋县为其母修墓,又致信请求互市。祖逖虽未回信,却任凭双方互市,为此收利十倍,兵马日益强壮。后来,祖逖部将童建叛归后赵,石勒将其斩杀,向祖逖示好。祖逖亦与石勒修好,禁止边将进侵后赵,边境暂得和平。

忧愤而死

大兴四年,晋元帝任命戴渊为征西将军、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、司州刺史,出镇合肥。祖逖认为戴渊虽有才望,却无远见卓识,而且自己辛苦收复河南,却仍不得朝廷信任,心中甚为不快。不久,祖逖又听闻王敦跋扈,朝廷内部矛盾日益尖锐的消息,担心内乱爆发,北伐难成,以致忧愤成疾。

祖逖虽患病,但仍图进取,抱病营缮虎牢城。虎牢城北临黄河,西接成皋,地理位置非常重要,他担心城南没有坚固的壁垒,易被敌军攻破,特意派从子祖济率众修筑壁垒。但壁垒尚未修成,祖逖便在雍丘病逝,时年五十六岁。

祖逖死后,豫州百姓如丧父母,谯梁百姓还为他修建祠堂。晋元帝追赠祖逖为车骑将军,并命其弟祖约接掌其部众。后赵趁机入侵河南,祖约难以抵御,退据寿春。祖逖收复的河南大片土地最终又被后赵攻陷。

轶事典故

闻鸡起舞

祖逖与刘琨一同担任司州主簿时,感情深厚,常常同床而卧,同被而眠。一次,祖逖半夜听到鸡叫,认为这是上天在激励他上进,便叫醒刘琨道:“此非恶声也。”然后与刘琨到屋外舞剑练武。后人用“闻鸡起舞”比喻有志报国的人即时奋起。

南塘一出

西晋灭亡后,祖逖心怀兴复之志,对门下宾客如子侄一般厚待,希望他们将来能为北伐建功。当时,扬州灾荒,门下宾客常劫掠富户。祖逖非但不管,还常主动问他们:“要不咱们再去南塘干一票?”当门下宾客被官府捕获后,他还亲自前去解救。一次,王导、庾亮等人去看望祖逖,却发现很多裘袍珍玩,便问这些东西是从哪儿来的。祖逖也不隐瞒,直言道:“昨夜又去了一趟南塘。”

中流击楫

祖逖率部北伐,北渡长江。当船至中流之时,他眼望面前滚滚东去的江水,感慨万千。想到山河破碎和百姓涂炭的情景,想到困难的处境和壮志难伸的愤懑,豪气干云,热血涌动,敲着船楫朗声发誓:“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,有如大江”!意思是若不能平定中原,收复失地,自己就像这大江一样有去无回!后人便用“中流击楫”比喻立志奋发图强。

先吾着鞭

祖逖早年与刘琨为友,共以收复中原为志。祖逖获得朝廷任用后,刘琨对人道:“我枕戈待旦,志枭逆虏,常担心祖逖先吾着鞭。”意思是担心祖逖赶在自己前面建立功业。后人在诗文中常引用“先鞭”、“祖鞭”,以此形容奋勉争先。

威压王敦

王敦打进兵建康,处置朝臣,安插亲信,便先遣参军去告知朝廷,并向时贤暗示自己的意图。祖逖当时尚未出镇寿春,声色俱厉的对王敦使者道:“阿黑怎敢如此放肆!你回去告诉他,让他赶快滚回去。如果迟了,我就带三千兵,溯江而上,赶他回去。”王敦遂打消了进兵建康的念头。祖逖死后,王敦大喜过望,认为再无人可以在军事上威胁自己,最终决意举兵叛乱。

智退桃豹

祖逖北伐时,部将韩潜与后赵大将桃豹分别占据浚仪城东西二台,对峙四十余日。祖逖命人用布囊盛满沙土,假装是食用的大米,派千余人运送给韩潜,又让担夫挑着真正的大米,佯作累坏了躺在道旁歇脚。当赵军派精兵来袭时,担夫丢掉米袋,四散而逃。赵军误以为晋军粮食充足,士气大挫。桃豹军中无粮,最终连夜撤军。

置酒作歌

祖逖收复河南后,休养生息,善待百姓。一次,他设宴招待当地耆老。耆老都流着眼泪道:“我们老了,却能得到祖将军这样的父母官,虽死无憾。”祖逖作歌道:“幸哉遗黎免俘虏,三辰既朗遇慈父,玄酒忘劳甘瓠脯,何以咏恩歌且舞。”

上应星象

祖逖去世前,豫州分野有妖星出现。此前术士戴洋曾预测道:“祖豫州九月当死。”妖星出现后,陈训道:“今年西北大将当死。”祖逖也叹道:“妖星应在我身。本想进军平定河北,而天欲杀我,这是对国家不利的征兆啊。”不久祖逖便去世了。

人物评价

房玄龄:① 祖逖散谷周贫,闻鸡暗舞,思中原之燎火,幸天步之多艰,原其素怀,抑为贪乱者矣。及金行中毁,乾维失统,三后流亡,递萦居彘之祸,六戎横噬,交肆长蛇之毒,于是素丝改色,跅弛易情,各运奇才,并腾英气,遇时屯而感激,因世乱以驱驰,陈力危邦,犯疾风而表劲,励其贞操,契寒松而立节,咸能自致三铉,成名一时。古人有言曰:“世乱识忠良。”益斯之谓矣。士稚叶迹中兴,克复九州之半,而灾星告衅,笠毂徒招,惜矣!② 祖生烈烈,夙怀奇节。扣楫中流,誓清凶孽。邻丑景附,遗萌载悦。天妖是征,国耻奚雪!

魏元忠:夫有志之士,在富贵之与贫贱,皆思立于功名,冀传芳于竹帛。故班超投笔而叹,祖逖击楫而誓,此皆有其才而申其用矣。

李白:刘琨与祖逖,起舞鸡鸣晨。虽有匡济心,终为乐祸人。

胡曾:策马行行到豫州,祖生寂寞水空流。当时更有三年寿,石勒寻为关下囚。

王质:李牧之在雁门,法主于守,守乃所以为战;祖逖之在河南,法主于战,战乃所以为和;羊祜之在襄阳,法主于和,和乃所以为守。是和战、守本殊涂而同归者也。

苏辙:盖敌强将弱,能知自守之为利者,唯逖一人。夫惟知自守之为进取,而后可以言进取也哉!

傅伯寿:尹吉甫之伐俨狁,召虎之平淮夷,皆为有周中兴之名将;陈汤之斩单于,傅介子之刺楼兰,冯奉世之平莎车,班超之定西域,皆为有汉之隽功。在晋则谢安宴衍以靖胡寇,祖逖击楫暂清中原;在唐则王忠嗣之抚众守边,张巡之百战死敌,忠义谋略,卓然冠于一时而垂于后代。

徐钧:慷慨才能立志坚,计谋端可定中原。晋元倘使图经略,事业韩彭可比肩。

文天祥:平生祖豫州,白首起大事。东门长啸儿,为逊一头地。何哉戴若思,中道奋螳臂。豪杰事垂成,今古为短气。

胡三省:逖听河上诸坞两属,此用间之智也。然石勒为逖修祖、父墓,斩童建而送其首,亦所姿懈逖推锋越河之心。

李廷机:祖逖与刘琨,功名两相并。着鞭与枕戈,争把中原定。

谢肇淛:古今名世公卿,皆上应列宿,如诸葛武侯、祖逖、马燧、武元衡之属,皆将卒而星殒。

酉阳野史:闻鸡起舞渡江初,有志澄清复旧都。募士北行忘寡弱,中流击楫意图胡。剪平剧寇威声震,克进雍丘头不辜。晋福欠齐公欠寿,英雄含恨没长途。

高宇泰:晋日图中原,而仅得江左;宋尽力楚、蜀,而仅困临安。余则谓晋得一祖逖、宋得一宗泽,而俱不能用;其中原、楚、豫之事,亦无足言。然二人之在当时,虽恨弗克终事,尚得经营数载,于仓皇集国之际,呼动人心、振惊敌志,绵将绝之气而立既溃之防;其后国家稍能自立,皆因于此。

王夫之:① 盖刚者,自守则厉体、不为物屈用之谓也。勇者,果决敢为体、遇事不怯用之谓也。故体虽不刚,要不害其为勇。如刘琨、祖逖一流人,自守不峻而勇于为义,是不刚而勇也。用虽不勇,要不害其为刚。如汲黯、包拯一流人,固无喜于任事之意,而终不为物下,是不勇而刚也。② 三代以下,用兵以道,而从容以收大功者,其唯羊叔子乎!祖逖之在雍邱,宗泽之在东京,屹立一方以图远略,与叔子等。乃逖卒而其弟称兵以犯顺,泽卒而部众瓦解以为盗,皆求功已急而不图其安,未尝学于叔子之道以弭三军之骄气,骄则未有能成而不乱者也。③ 晋初东渡,有若郗鉴、卞壸、桓彝之流,秉正而著立朝之节;纪瞻、祖逖、陶侃、温峤,忘身以弘济其艰危。

秦笃辉:祖逖行军不禁剽掠,其弟约后遂为乱,亦逖有以致之也。

李慈铭:若羊祜之厚重,杜预之练习,刘毅之劲直,王濬之武锐,刘弘之识量,江统之志操,周处之忠挺,周访之勇果,卞壸之风检,陶侃之干局,温峤之智节,祖逖之伉慨,郭璞之博奥,贺循之儒素,刘超之贞烈,蔡谟之检正,谢安之器度,王坦之之风格,孔愉之清正,王羲之之高简,皆庸中佼佼,足称晋世第一流者,盖二十人尽之矣。

张之洞:若强中御外之策,惟有以忠义号召合天下之心,以朝廷威灵合九州之力,乃天经地义之道,古今中外不易之理。昔盗跖才武拥众,而不能据一邑;田畴德望服人,而不能拒乌桓;祖逖智勇善战,在中原不能自立,南依于晋,而遂足以御石勒;宋弃汴京而南渡,中原数千里之遗民,人人可以自主矣,然两河结寨,陕州婴城莫能自保,宋用韩、岳为大将,而成破金之功;八字军亦太行民寨义勇也,先以不能战为人欺,刘锜用之,而有顺昌之捷;赵宗印起义兵于关中,连战破敌,王师败于富平,其众遂散。迨宋用吴玠、吴璘为将,而后保全蜀之险。盖惟国权能御敌国,民权断不能御敌国,势固然也。

余嘉锡:宾客攻剽,而逖拥护之者,此古人使贪使诈之术也。孟尝君以鸡鸣狗盗之徒为食客,亦是此意。

蔡东藩:① 江东如逖,寡二少双。② 祖逖志士,击楫渡江,实为当时第一流人物,但大厦将倾,断非一木所能支持。③中流击楫誓澄清,百战河南众丑平。毕竟祖鞭先一著,虏庭也自慑威名。

家庭成员

父亲

祖武,官至晋王掾、上谷太守。

兄弟

祖逖有兄弟五人,史籍有名者三人。

祖该,祖逖兄长。

祖纳,祖逖异母兄,官至光禄大夫,封晋昌公。

祖约,祖逖同母弟,祖逖死后统领兄长部众。苏峻之乱时与苏峻勾结,失败后投奔石勒,最终宗族全被诛杀。

妻子

许氏,淮南太守许柳的姐姐。

儿子

祖涣,曾任沛内史,随祖约叛乱,攻打皖城,被毛宝击败。

祖道重,祖约被杀时被祖逖故吏王安所救,后赵灭亡后复归江南。

史籍记载

《晋书卷六十二列传第三十二》

《资治通鉴卷八十五晋纪七》

《资治通鉴卷八十八晋纪十》

《资治通鉴卷九十晋纪十二》

《资治通鉴卷九十一晋纪十三》

本文由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